本文来自“宽带资本”(ID:bjkdzb) 在创业这件事上,成功的经验有很多,失败却像让故事更具戏剧性的佐料。事实上,后者反而更值得关注。原因很简单,成功永远只属于少数人,只不过借由各类媒介放大了声量,其经验的可行性有待商榷,而犯错的经验却可以让大多数创业者获得共鸣或引以为戒。 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卡尼曼在《思考,快与慢》中提过一个数据,在美国,小型企业能够生存5年以上的概率是35%,但创立此类企业的人并不认为这些数据适用于自己。调查显示,美国企业家容易相信他们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有81%的小型企业创办人认为他们的胜算达到70%甚至更高,有33%的人甚至认为他们失败的概率为零。 本期CBC热读稍微来「泼点冷水」,精选了几本谈失败经验的好书,也选了几本不那么有针对性但能帮助构建创业思维的经典读物。希望创业者在加速前进的路上,也能偶尔抽离出来:一方面观照不足,保持清醒。另一方面心怀敬畏,保持温度。 整理/ C位君 by Ben Horowitz Ben Horowitz是硅谷著名VC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简称a16z)的合伙人。短短数年,a16z就成了硅谷最热门的VC之一,投资组合包括Facebook、Twitter、GitHub、Pinterest还有Foursquare。 最著名的退出案例是Skype——2009年他们以5000万美元买下了Skype3%的股份。18个月后,微软以85亿收购了Skype,a16z则获得了4倍的回报。 转型投资人之前,Ben一直是创业者。从网景公司到Loudcloud再到Opsware,在创业过程中,Ben不断体验着欢乐和恐惧两种情绪。 因为企业总是面临生死攸关的时刻,以至于他的搭档马可·安德森和斯科特·韦斯造了一个词来形容这种状况——「WFIO」——We're fucked,it's over。 正是有了这一路摸爬滚打的创业经历,Ben不会轻易给出所谓掌控局势的良方,因为他知道根本没有。不过,也正是这段经历让他明白,在不可控因素中存在着可以共享的深层模式和经验教训。 虽然Ben这本书出现在书单上的频率很高,这里还是要再推荐一遍。理由很简单——反鸡汤、痛点精准、经验干货。大多数管理类书籍的重点都是如何正确做事,不要将事情搞砸。但Ben的经验却是,把事情搞砸之后,如何深刻理解那些你必须要做的事。 人们总是问我:「当一名成功的CEO的秘诀是什么?」遗憾的是,根本没有秘诀。如果说存在这样一种技巧,那就是看其专心致志的能力和在无路可走时选择最佳路线的能力。与普通人相比,那些令你最想躲藏起来或干脆死掉的时刻,就是你作为一名CEO所要经历的不同于常人的东西。——BenHorowitz by Clayton M. Christensen 这同样是一本研究失败的书。 作者是哈佛商学院教授克里斯坦森,他抛给读者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些锐意进取,认真倾听用户意见,积极投资技术研发的「好」企业仍会失败? 基于这类故事一直重复上演,他提出了一个近乎「宿命论」的观点——良好的管理正是导致这些企业失败的主要原因。 准确地说,正是因为这些企业倾听了消费者的意见、积极投资了新技术的研发;正是因为它们认真研究了市场趋势,并将资金系统地分配给了能够带来最佳收益率的创新领域,它们才丧失了市场领先地位。 问题的导火索是破坏性技术(Disruptive Technologies)。 破坏性技术的目的是生产性能更简单、价格更便宜、体积更小的产品,而与之相对的延续性技术(Sustaining Technologies)则致力于追随主流消费者的需求进一步提高成熟产品的性能。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往往是破坏性技术战胜延续性技术。 这便是「创新者窘境」。 克里斯坦森认为,大公司要想免被颠覆,唯一的办法就是剥离出一个小型衍生公司。该公司要远离总部、要像初创企业一样专注于新的低端产品,并要尽可能地独立运营,以免受母公司那些所谓「明智」抉择的影响(New Yorker,When Giants Fall)。 面临破坏性技术创新的企业必须分析创新对其相关价值网的影响。关键问题是创新活动尚未明确的性能属性在新兴企业已经建立的价值网中是否能得到重视;为了实现创新的价值,是否必须进入其他价值网,或建立新的价值网;市场和技术轨线是否可能最终交汇,从而使无法解决消费者当前需求的技术最终能够解决他们在未来的需求。——Clayton M. Christensen by Bethany McLean,Peter Elkind 这是一个神话破灭的故事。 安然,曾连续六年上榜《财富》最具创新力公司,于2001年突然宣告破产。真正的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楼塌了,连带美国当时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一起崩溃,从此「五大」变「四大」。 安然成立于1985年,原是一家普通的天然气经销商,在董事长肯尼斯·雷的改革下,先是开创了新的天然气现货交易模式,后将核心业务从天然气转移到动力和发电领域,成了美国最大的电力交易商,再后来引入天然气衍生品交易,创造了新型能源交易运营机制。互联网出现后,又借势搭建了网络交易平台。数据显示,从1990年到2000年,安然的销售收入从59亿美元上升到了1008亿美元。一时风头无两。 但是2001年10月的一张财务报表暴露了掩饰的裂缝,且无可挽回地越裂越大。做假账、虚报利润、隐藏巨额债务……危机在滚雪球中轰然爆发,安然就此跌落神坛,留下一众无措的基层员工和股民。 同名纪录片的片尾曲中,「God's away on business」反复出现,Tom Waits粗粝的嗓音唱出了一种寓言式的诡谲。创业者们,别让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也归凯撒。 by Michael J. Sandel 这本书的作者是迈克尔·桑德尔,内容整理自他在哈佛开的公开课。其中分析了许多思想实验,让人学习如何在道德两难的极端处境中做抉择。其中一章的标题是《给生命一个价格标签》,讲述了Ford Pinto案。 福特出产了一款很受欢迎的小型车,但车后座的油箱被人反应有安全隐患。少数情况下,碰撞会导致油箱爆炸,轻则受伤,重则致死。 受害者将福特告到法院。在诉讼过程中,人们了解到原来福特早就知道油箱的问题,并且已经做了成本效益分析,以确定是否值得放入一个特殊的设备来防止邮箱爆炸。他们还计算了一下如果不花这笔钱需要付出多少成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修复安全隐患比修复的总成本要低。 所以他们选择不安装安全设备。 这是典型的功利主义做法,以功利最大化为最高道德准则,似曾相识的案例总在不断发生。事实上,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我们总会遭遇道德两难的境地,而观念指导了我们的选择,所以守住根本立场很重要。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同样的,没有一家企业是一座孤岛。小到产品设计的细节,大到一次营销活动乃至企业文化,都会对用户和社会产生影响。 尊重人的尊严就意味着将人当做目的的本身来对待。这就是为什么功利主义为了总体福利而利用人是不对的。——Michael J. Sandel by Adam Smith 为什么要读经典?卡尔维诺给了十四条理由,最后一条是:一部经典作品是这样一部作品,哪怕与之格格不入的现在占统治地位,它也坚持成为一种背景噪音。在戏谑和嘲讽解构崇高的社会语境中,还是有必要谈谈经济与道德的关系。 在《国富论》中,亚当·斯密强调了经济人逐利的天性,仿佛打造了一种精于算计的理性主义者的形象,而这本书更感性地剖析了自利的另一面。 人们追求财富的目的是什么呢?亚当•斯密的回答是: 第一,人性的本能迷恋发明、改良和革新。斯密把人们追求财富的动因首先归于人与自然的关系。他认为,「经济人」天生具有一种创造欲望和创新能力,它驱使他展开经济活动,促使财富增加。 第二,为追求财富而「极度」地工作是出于实现和维持他的社会地位的需要。他说:「按照我们所说的人生的伟大目标,即改善我们的条件而谋求的利益」,就是「引人瞩目、被人关心、得到同情、自满自得和博得赞许」。 在对利己主义的控制上,《国富论》偏重竞争机制,而《道德情操论》偏重同情与正义感。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纯粹的正义只是一种消极的美德,它只是阻止我们去伤害邻居。一个人仅仅克制自己,不去侵犯邻居的人身、财产或名誉,确实只有一丁点可取之处。可是,他已经履行了称为正义的全部规则。——亚当·斯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