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领、长腿、锥子脸,这套清一色的网红标配,目前或许已经让大众产生了审美疲劳。一些造星机构开始将思路转向挖掘更具差异化的网红,此前例如武大校园黄灿灿、人大女神康逸琨的走红某种程度上也说明了校园造星土壤的火爆。 我们今天的聊到的如娱得水就是一家深耕校园市场的网红孵化及经济公司,同类型的公司我们此前也有报道例如MISS Q。如娱得水公司创始人赵鲁阳是做校园业务出身,曾主抓过校园营销、校园活动执行等业务,上一次创业的校园兼职项目后被赶集收购。 赵鲁阳和他的团队在承办一些大型选秀节目在校园海选环节时感受了很多大品牌急需打开校园市场的需求,便打算逐步摆脱掉单纯的执行角色,去谋求在合作环节中更大的话语权,因此他们开始接入内容制作和校园网红孵化业务,赵鲁阳称他们最终的目前是成为整个校园娱乐市场中综合的资源提供商。 赵鲁阳相比普通的社会化网红,校花网红更容易获得一定的溢价空间。一方面,校园市场相对封闭,学生获取信息程度窄,信息传播路径较短,红人更容易爆红起来。另一方面,校花网红的IP形象往往也更为复合,除去外貌靓丽这个标签外,往往青春和知性也是她们所具备的特质。 在挖掘校园网红方面,如娱得水也有一套自己的思路。赵鲁阳透露他们严格按照“高智商、高情商、高颜值作为“三高”标准来筛选校花,得益于团队之前在校园市场中的积累的资源,他们目前将自己的渠道版图铺向了1600多个高校,他们与大部分学校的招生就业处和团委建立了良好关系,从而能够比较容易的谈下这些学校的线上推广资源,例如微博、微信、贴吧等,这样一来也能方便打造签约网红的知名度。 在一手掌握了品牌商资源,一手掌握了校花网红资源后,如娱得水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充分利用这些资源。MISS Q的思路是打造女团,走全民养成路线。如娱得水走的还是批量生产校园网红的“淘宝模式”,统一签约,再统一输出给需要校园网红的场合,目前他们共签约了300多个校园网红,半经纪约200多个,全经纪约80人。 面对网红行业普遍的经纪约不稳定的情况,赵鲁阳称他们并不担心,“高校市场的人员流动本身就具有周期性,如娱得水要做的就是挖掘源源不断的新生源,”赵鲁阳说。 如娱得水对待签的网红更多的是往校园娱乐明星的方向发展:一面帮助她们完成互联网运作,包括拍照方式、形象设定、语言风格等细节上的把控;一方面是会根据网红不同的粉丝量级为他们对接或大或小的工作机会,如直播活动、校园广告、游戏代言,甚至直接进剧组拍戏。 说到底,如娱得水做的还是一门资源聚合型的生意。为了扩宽自己的竞争壁垒,他们也在尝试介入内容制作业务,他们从传统视频网站挖来了一些制作人员,成立了自己的内容制作团队,这样做的一个好处就是也能成功的输出旗下签约艺人。目前他们共有两档与视频网站合作的综艺节目正在制作中,一档是和爱奇艺平台合制的《蓝翔校花》,另一档是和腾讯视频共同出品的《团战吧,美少女》。除此之外,如娱得水同时上线直播平台的网综节目已有数十款。在内容制作方向上,如娱得水也将专注于校园这个题材上。 在商业模式上,如娱得水的盈利来源包括互联网+校园明星经纪、校园活动执行、IP产出、商业代言等,目前每个月来自直播平台的打赏收入在30万左右,由于内容制作业务刚刚起步,目前产生的收入规模并不大。 目前该团队共有20多人,正在寻求天使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