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发达国家的平均预期寿命继续向上发展,人们越来越需要重新评估这对我们的工作生活意味着什么。目前的思维倾向于将我们的工作年限与退休年龄等同起来,但马克斯普朗克人口研究所研究人员最近的一项分析表明,这只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 该研究表明,今天平均德国人的理想退休年龄是65岁零7个月,但目前平均退休年龄低于62岁。作者认为,这种差距并不是德国独有的,而且确实存在于大部分发达国家。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工作生活被非工作期间打断是常见的,无论是由于失业,培训,生育或疾病导致我们退休储蓄的能力。 工作寿命 能够准确预测人们的工作预期寿命对政府乃至雇主都至关重要。政府需要知道,以便他们可以预测他们可以从税收中获得的收入,以及他们可以预期对退休基金的支出。雇主需要能够预测他们可支配的人才潮起潮落。 Max Plank团队正在努力为许多不同的国家提供这种洞察力。除了突出人们计划退休的时候,他们还旨在阐明退休的原因,特别是如果人们提前退休的话。 他们找到了一种基本的启发式方法来描述他们的发现:人们在50岁时接受的教育越多,他们的工作时间就越长。当然,现在,教育本身占用了本来可以用来工作的时间,但他们也不太可能失业。 经济因素 也许不出所料,经济状况对人们的工作时间也有很大影响。例如,研究发现,20世纪90年代初芬兰的经济衰退对该国50岁儿童的工作预期寿命产生了负面影响。这种情况只有在经济复苏时才会恢复,老员工再次开始在劳动力队伍中停留更长时间。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该团队分析了西班牙的情况后,出现了类似的结果。它显示,男性的工作年数减少了12年,从38岁减少到26岁,女性减少了7年,从33岁减少到26岁。然而,和以前一样,受此影响最小的是教育程度最高的人。研究人员推测这是因为建筑业受到经济衰退的严重打击。 同样,2008年金融危机似乎对女性的工作预期寿命影响小于男性。例如,在美国,经济衰退以非常不同的方式影响劳动力,主要取决于社会各阶层的教育,性别和人口统计。例如,拥有大学学位的50岁儿童的工作预期寿命下降,研究人员假设这些人在失去工作后往往提前退休,而其他部分劳动力则无力承担此类行为。 对于没有高中学历的女性来说恰恰相反。对于他们来说,即使他们超过50岁,他们的工作预期寿命也会在经济衰退后增加。研究人员认为,这是因为经济衰退导致许多较贫困的社会阶层重新回到劳动力市场,部分原因是为了弥补丈夫失去工作或减少收入。 长期趋势 那么我们可以从这项工作中推断出哪些长期趋势呢?随着我们的整体预期寿命上升,我们能否期望工作预期寿命继续上升?来自芬兰的数据表明情况确实如此。在那里,一个50岁的平均工作年数可以预期在他们面前从2001年到2012年增加了1年,这比整体预期寿命增加了更多。 然而,在美国,情况并不那么积极。虽然一般而言,美国50岁儿童的工作预期寿命高于大多数欧洲国家,但实际上并没有改变以反映预期寿命的变化。事实上,它在1992年至2011年间唯一一次改变,是在经济大衰退期间,当时它在减少。 虽然研究人员认为从广义上讲,工作年龄预期寿命与整体预期寿命同步上升是积极的,但他们仍然关注人口中的不平等。这是一个他们计划更深入探讨这个问题的问题,特别是健康和健康相关行为的差异。 随着西方世界人口的老龄化,这个问题将对雇主和政府都产生深远的影响。你现在感觉到有一种自由放任的态度,而这个问题已经被后来的道路推开,供后代解决。希望随着我们对这个问题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它将使政策制定者和人力资源经理勇敢地解决这个问题。